独爱时代名流酒
高大上/文    2014-03-06

    早就听说时代名流酒产于贵州茅台镇。对酒,特别是酱香型白酒情有独钟的我更是对品尝这款酒充满了莫名的期待。这款让我魂牵梦萦的酒究竟有着怎样的独特韵味呢?为何这款酒躲在深闺之中久久不示人呢?

古诗有云:“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酒文化是中华民族饮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像人们说的那样:“一酱一世界一觞一乾坤”。古往今来,多少豪杰英雄都难舍美酒,又有多少才子佳人难弃美酒。不管是才高八斗的文人雅士,还是驰骋疆场的英雄豪杰,美酒都会常伴左右。酒这东西蓝色的火焰一路绵延地燃烧下去,在中国这诗意十足的国度就成为了一种文化。酒让柔弱男儿变得铁骨铮铮,弹铜琵琶,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酒就是豪情的引线。酒可让娇女子朱唇开启,即刻会霞生双颊,万种风情如谜般填满历史的千沟万壑。李白斗酒诗百篇;陶潜嗜酒,华章传后世。没人能抗拒来自酒的无言诱惑,她长着狐媚的眼睛,蛊惑的种子在华夏大地上经久绵延。在云贵高原,酒活在诗里,活在我们的生活里,活在我们的民俗民情里。

终于见到了时代名流酒,在众多的酱香型白酒里,它鹤立鸡群,仅从瓶身和包装来看,就显得高端大气,很有档次。“精英尊鉴,时代荣享”,这款由贵州黔庄集团有限公司生产、云南最玉酒业有限公司出品的酱香型白酒还未入口,已经让我莫名地爱上了它。当晚,在某饭店我们开启了一瓶又一瓶时代名流酒畅饮,灯光下,其色泽微微发黄,恍如香槟,酒体有陈年之味,入口丝毫没有辛辣,带着浓郁的酱香。最玉酒业的总经理陈石林告诉我,“喝时代名流酒需要大口喝,一定要听到酒在喉咙里的咕咚声,这是酱香型白酒的特色”。他还教在座的几个企业家体验时代名流酒最具魅力的品饮方法:一咂,二吧,三哈。最后要哈一口气,令白酒的香味更充分地释放。另外一种饮法是喝一口,在口中存留5秒钟,让酒体弥漫于舌尖上的味蕾,这样更能体味出好酒的丰润性口感。

那晚,大家痛饮了多少杯时代名流酒,在座之人或许已经没了印象,本以为如此痛饮之下,必然会像喝某些酒一样,头痛欲裂,然而非但没有以往醉酒后的疼痛,就连一丁点恶心反胃的感觉都没有。酩酊大醉后,能有如此反应,让我觉得有些不解。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激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决定再问问最玉酒业的总经理陈石林先生,他告诉我,时代名流酒是以茅台镇当地的优质糯高粱、小麦、赤水河水为原料,秉承的是茅台酒的传统工艺,利用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采用科学的传统工艺精心酿制、贮存、勾兑而成。具有酱香浓郁、幽雅舒适、酒体丰满、醇和协调、回味悠长、空杯留香的特点。听了陈总的介绍,我才明白,为何时代名流酒和国酒茅台一样,喝了不上头,皆因它产于赤水河,而且秉承的是茅台的独特工艺。曾记得陈毅有诗云:“金陵重逢饮茅台,万里长征洗脚来。深谢诗章传韵事,雪压江南饮一杯。”赤水河不仅是茅台酒酿制的主要水源,而且还是一条具有英雄色彩的河流,在读陈毅这首诗的时候,我感受到的不止是他对茅台酒的痴迷,更是他对赤水河的深深眷恋之情。如今时代名流酒再次勾起了我对赤水河的回忆。衔接川黔边界的这两个酱酒小镇的赤水河,就是当年红军“四渡赤水”而为人们所熟知的赤水河。河的两岸是悬崖峭壁,平地难寻,中间的河谷却海拔很低,被视为是“不可复制”的酱酒酿制环境。“赤水河畔才能酿制最好的酱酒”,这也是被酒界充分认可的理论,时代名流酒选择这里作为酿制基地,可谓是“根红苗正”,真正汲取到了国酒茅台之精华。

时代名流酒虽然诞生时间不长,然而挖掘其文化,我们不难看出时代名流酒其实是一部书。人们打开它,发现它堪称酱香酒之典范;人们泯上一口,甚于品味酒文化典籍。惟斯时矣,文化型时代名流酒才能深深地吸引世人,调动大众关于酱香酒的遐思,感知时代名流酒入口后的醇和和幽雅,感知天人合一的哲学意境。文化型时代名流酒,追寻抑或追求的,其实就是一种品格,它将“华贵酱香,王者典范”聚于一身,这样的时代名流酒宣传语或许会让初次见到它的人有抵触之感。再好,有茅台好吗?然而因其新,更让人有探寻的强烈欲望,更有与国酒茅台比较的欲望与冲动。品酒,我们既致力于追寻文化型时代名流酒的底蕴,再上一个台阶,就是探寻文化型时代名流酒的境界了。

这是一个精英频现的时代,也是一个名流辈出的时代。品时代名流酒,体味个中繁复滋味,我才明白,饮者也应是具有高贵品格的人,善饮而不溺,因善饮而体验人生佳境,这样的人多了,就会提升一个民族的品格,提升一个国家的品格。有品格的国度,才是幸福的国度,有创造力的国度。文化型时代名流酒,应当而且必须成为我们精神上的正品、尚品、尊品。惟其如此,时代名流酒才是这个时代传统与现代完美结合而形成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饮酒的最高境界就是像没有饮一样。”这句话说得有点玄,其中暗含着中国式的酒道,大音希声,大美不言。手持时代名流酒,把酒入肠,如鼓风帆,入蓬莱,升云端,全然不是人间态,此种境界真可谓之曰仙境。李白的“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是仙境;苏东坡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是仙境;非有囊括宇宙之胸襟,吞吐天地之雅量,稚若婴童之情趣不足以达此境。痛饮时代名流酒三百杯,不知能否达到如斯境界呢?此等美酒,醇和协调,让我明白,在醇酒的浸润下,使得在平时无论怎么努力也出不来的那种效果,很自然地从天而降,此种境界谓之曰妙境。如郭子仪的借酒求安;阮籍的醉酒避祸;大侠苏乞儿不大醉,拳不能出神入化;还有杨贵妃非醉酒,无以风摆杨柳步态婀娜,无以将内心凄楚与留恋,如诉如泣地倾吐出来。谁也不会怀疑,杯中的时代名流酒此时已经升华到了妙不可言的境界。一款时代名流酒竟有如此之多的妙不可言之处,实在让人无法释杯啊!

再次碰到友人聚会,我极力推荐时代名流酒,友人大笑!皆言我像是时代名流酒的捐客或卖酒师,在为一款新的酱香型白酒代言。我说此酒不饮,你会后悔;饮了,你会从此爱得无以复加。我还说,这款时代名流酒与我的名字一样特有内涵:“高端大气上档次(高大上),低调奢华有内涵,奔放洋气有深度,简约时尚国际范”。难道不是吗?友人们集体大笑,那不如“呼儿将出换时代名流酒”,既然是如此高大上的美酒,更不应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喝毕,大家直呼痛快!如是,我们众多精英名流也成了时代名流酒的忠实粉丝!

责任编辑:张博雅

(注:名家韬略专栏全部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