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的无奈与政策的善意
新闻来源:检查日报  2014-02-26 08:40:01

  从住所地昌平到打官司的大兴,坐地铁来回要5个小时。段华已经记不清跑了多少趟,也不知道未来还要跑多久。

  最理想的情况:税务部门出具5年完税证明,住建委通过复核确认其购房资格。不过,即使最理想的结果实现,段华买房也已经拖了一年多,而北京的房价又蹿升了不少。当时能买80平方米房的钱,现在可能就只够买60平方米了。这是缴了税却拿不到完税证明给段华造成的“损失”。

  有关这一事件的细节,有些目前还不是很明晰,但至少两点可以确定:一是段华的权益受到了损害,他将为此在经济上遭受不小的损失;二是他本人没有过错。作为职工,相信单位会为其代缴;作为公民,相信税务机关收到税会给自己出具证明。除了这些,我们不能对他要求更多。

  “有损害就有救济”,段华的“救济”会来吗?有关部门(单位或税务部门)改正错误,段华拿到迟来的购房资格,也是救济,但房价上升注定了这种救济是不完整的。

  段华要求单位赔偿损失的官司,能胜诉吗?个人判断,即使最终事实证明过错在单位,结果也不乐观。毕竟有买房资格和实际购房不是一回事,而在什么地段买多大面积的房子也存在诸多变数(法院以看过的那套房为依据计算损失,恐缺乏依据),既然造成多大损失无法量化,那么,法院判单位赔偿,就会格外慎重。这样看,这一事件,“有损害没救济”的结果,未必不会发生。

  对一心想在北京安居乐业的段华来说,这是一个悲剧。但他的悲剧不具有典型性——典型性的悲剧是这样的:单位没有代扣税款(也许出于多给留点钱的好心),想买房只能五年重新再来;还要吃饭,只能在单位忍气吞声。笔者认识一位这样的典型悲剧青年,刚知道单位这些年一直没有为其代缴税的时候,几乎抓狂,但最终“正视了现实”。笔者曾电话咨询税务部门,对于这种当事人没过错的漏税可否补缴,税务部门给了否定的回答。

  补缴为什么不行?这是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的问题。如何让无辜的“段华们”感受到政策的善意,也正是我们关注今天这一事件的初衷。

  大城市承受能力有限,在买房、买车设置一些门槛,可以理解。但如果门槛的设置不合理,人们就难以从中体会政策的善意。拿段华来说,如果拿不到完税证明的情况下可以“社保买房”,他仍可以如愿。但因为社保换工作中断了一个月,之前交的全“白交”。市场经济下,失业司空见惯。不允许社保中断,意味着不能失业,这要求合理吗?而社保不能补和漏税不能补一样,令人难以理解。

  再举一个例子。2011年个税起征点提高,本该是件喜事儿,却愁坏一个群体:月收入3500元以下的外来人员,原本“暂住”五年就有机会买车,而起征点提高在无需缴纳个税的同时,也意味着他们无法拿到缴税证明,也就甭想在京买车。两年多时间内,呼声不小,政策依旧。

  段华诉单位,如果最终结果是因为损失数额无法确定而不能得到支持,这是法律的无奈。而能对法律无奈部分纠偏的,是向公众传递善意的公共政策。

(来源: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