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暴恐事件后的民间细节:"我不害怕,我相信邪不压正"
新闻来源:云南网  2014-03-03 09:05:23

3月1日晚约11点,昆明火车站,距离刚才的惊心动魄已过去近两个小时,站前广场的围观者并没有减少。

候车大厅内,火车站工作人员正一件件地收集着散落在地的行礼,标号、统一保管,等待与主人重逢。

夜空中,红色灯箱上的“昆明站”3个字指引着旅客,到了零点整,灯熄了,附近的楼群隐没淡去,路灯依旧。警方耐心规劝现场人员回家:大家都回家吧,不要在这里逗留了。

“我看到网上的消息,马上就冲过来了,太震惊了。”小伙子陈磊家住梁源小区,骑着山地车,花了近50分钟赶到火车站,停留了10多分钟就被清退离场,回家的路上,他单手推车,向女朋友“电话直播”现场状况,不止一次重复着一句话:“造孽啊,我现在太难过了。”


昨日,“3·01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中遗失的行李等待主人来认领。

昨日,“3·01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中遗失的行李等待主人来认领。 记者 江洋 摄

网络光速传播下,再晚一些,大部分昆明人都知道了这个噩耗。

昆都,是这座城市夜生活的招牌地之一,3月2日凌晨1时,正是平日夜场的高峰时段,不少人选择提前回家,新闻路与西昌路交叉口,一辆巡逻警车急促而来,警方在这个路段布控了五六名民警执勤,保障安全。

“出租车不太好打。”夜归的第一拨人突然发现总是在昆都路口停驻的出租车明显减少了,Coco穿着高跟鞋、短裙,和好朋友挽着手边走边打车,穿梭于街道的风,吹得两人狼狈摇晃。好容易打到一辆车,司机大哥告诉她们,不少的哥晚上都提前收工了,“不敢出车了,怕拉到坏人,要不是看你们是两个女孩子,我都不想停”。

凌晨4点,本报摄影记者江洋结束采访往报社赶,一路上遇到很多招手客,骑摩托车的他被不少人错认为是“黑摩的”。此时的北京路,距离火车站两公里处,四五辆武警装甲车停靠着,3个一组的持枪武警戒备森严。

事件第二天,篆新菜市场,大爷大妈们赶早挑选新鲜的蔬菜,小贩们以辛勤的吆喝吸引主妇们的目光。每天早上,金奶奶都要到篆新菜市场给自己的孙子买灌汤包,排队是必修课,但昨天早上,她发现菜市场的人似乎变少了,排队时间缩短了一大半。

昨天菜市场里除了买卖,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前一夜的惨剧让所有人沉重不已。面对惨剧,菜市场里的面孔并不焦虑。菜摊李老板平静地说:“有啥好怕的,市场里有几千人,咱们不怕。”

南屏街上,供行人休息的座椅往日一座难求,昨天却空闲了一些;各大商场卖场看起来有些冷清;世纪广场五星电器卖场销量下滑得很厉害,平时周末一天的销售额能达到10万元以上,但昨天截至下午两点半,整个卖场的销售额不到5万元。韩店长自己做了统计:往常星期天到下午两点半,客流量已经达到500人,而昨天连100人都不到。

3月,本是昆明的赏樱季,粉嫩的樱花是春城每年3月的一次约会,前一天,有4万多人次到圆通山赏樱花,但昨天,这个数字下降了一半。

与之对应的,是安保力量在加强,随着时间流逝,让人心踏实安妥的东西在一点点恢复。

茜茜的新房买在月牙塘小区,装修在即,天天得跑,今天忽然发现小区附近多了临时卡点,有警车巡逻,她用手机拍下镜头发给了远在丽江的父母。“看到这么多警察、武警在巡逻,有的还拿着枪,顿时觉得心里好有安全感。”

下午4点,火车站广场边,一个个头不高的周姓男子正讲述着头一晚大家团结抵抗的紧急关头,这时,人群中迸发出掌声:“我们昆明人就要像这种团结!”

“我爹,咱不干警察了行吗,给我好起来,我只想多陪陪你,快点好起来啊!”一个儿子在父亲病床前的请求或企盼,在春日清晨的网络中传递,似乎一下子就牵动了千万人的心。一整天,人们都在打听、关注这位令人尊敬的名叫谢林的警察。

他在3月1日晚的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中受了重伤,在随后的几十个小时内,人们都在祈祷,祈祷他平安。

次日清晨,阳光如常照临。清晨的流动早点摊,已经围拢了很多人。“哗啦”,人群一下子散开,“警察同志辛苦了,你们先吃,我们不急”。有什么在心里涌动,让人不由湿了眼眶。

人们的行动不止于此。超超一早来到了南屏街的献血点排队献血,队伍排得好长好长。他在朋友圈里看到,海内外的华人都在为昆明祈福。他们拿着纸板写着:“今夜,请为昆明点颗蜡烛,送送无辜遇难的生命。——愿逝者安息,伤者平安。谴责暴力!严惩凶手!我们与春城昆明在一起!”

“中午突然来了一伙年轻人,轻手轻脚地,放下苹果就走,说是给伤员的。”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追出去问,只知道他们是云南师范大学的学生。

从事发后1个小时开始,一种呼吁理性的声音在传递着,不信谣,不传谣,不传播血腥暴力场景。

下午,南屏步行街上,一切逐渐如常。市民张先生,抱着两岁的小孙子在广场上休息,他说:“对于暴力恐怖事件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邪不压正。”

南开大学在读硕士陈杰是个昆明小伙,他写下了最刻骨铭心的一篇文章,每敲一下键盘感觉自己的心都会痛一下。控诉暴行,为伤亡者祈祷,笔触一转,他倾诉着自己心中的昆明。

“我们的昆明,是正义坊下闪着光明的土地,有四环大山的质朴挺拔,有坝子湖间的清澈广阔,我们用以赢得人心的,从不是血泪,更不是仇恨。而是对如天空般净蓝美好的坚守,是对大山深处神秘质朴的想往。”

我应该会去火车站的铜牛下摆一束小花,写两行祝福与希冀,然后望着前面,默默告慰那些亡灵。对生命示以崇敬,对正义示以坚定。

脉脉的温情,温暖着春城。而这时令人欣慰的好消息也传来了,所有人都关心着的人民警察谢林目前伤势平稳,已脱离生命危险。

赵希 邓建华 陈筑凌 王淑娟 杨抒燕 吕世成 付静萍 邵博 邹清明 李善明(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