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利益主导的安全评审难言安全
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2014-03-31 08:46:17

  尽管当地可能认为将评审与服务分开的做法还是一种创新,然而,明眼人一望便知,这不过是一种左右手互搏的游戏罢了

  □胡印斌

  随便下去一个工作人员,到加油站搞一点“安全辅导”,然后收取高达1万元的费用,这样,加油站就可以顺利通过评审。3月29日,央视《焦点访谈》揭露了发生于四川省的这桩奇闻。据报道,1万元中,除了安科院的3000元评审费,工作人员的2000元辛苦费,还有半数流入了四川省安科院一名副院长注册的空壳公司,名为“服务费”。

  一个致力于科研的研究院,为何能够长袖善舞,其负责人甚至还组建了空壳公司,大肆收取服务费?关键仍在于无所不在的行政审批权力。从单位性质来讲,安科院属于省属事业单位,似乎并无行政权力,但是,安科院却是安监部门指定的三家加油站安全生产评审单位之一,这样,当然就分享了安监部门溢出的部分行政权力。

  在全省已经规定好的评审路径面前,那些急着开业的加油站也只能乖乖掏钱,并无任何拒绝或者讨价还价的资本。有资格被指定的安全评审单位就那么几家,企业根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花钱买平安,不然,不能开业只能承担更大的损失。只不过,这里所说的“平安”,并非安全生产的平安,而是企业获得正常上路资格的平安。

  根据国家安监总局相关规定,评审单位可以按照保本微利的原则收取评审费,而此前企业自愿进行的咨询服务活动,凡与申请企业存在利害关系的,应当回避。可能是因为有这样的规定,四川省安科院才“另辟蹊径”,搞出一个四川交铁安全技术公司来收取服务费,这样,既可以放心大胆收费,也有效规避了有关部门的规定。

  尽管当地可能认为将评审与服务分开的做法还是一种创新,然而,明眼人一望便知,这不过是一种左右手互搏的游戏罢了。左手是安科院,右手是空壳公司,用央视报道的话说就是,“使着安科院的招牌,用着安科院的人,公济私用,个人得到好处”。其中的紧要之处即在于,安科院肆无忌惮把持着这一块利益,不会轻易撒手。

  也正因为这种左右手互搏,企业需要拿出更多的钱打点。据报道披露,评审费只有3000元,而服务费以及工作人员的好处费却达到7000元。而且,花了钱未必就等于肯定买来安全。一个事实就是,央视记者暗访梓潼那些接受了辅导、交足了费用的加油站,发现不少工作人员没有穿防静电服,老板随意拨打手机等诸多乱象。

  这也不难理解。很多时候,评审往往更关心可以从具体的事务中获取利益,特别是那些僭越的权力会更加疯狂地攫取不当利益。至于安全之类的公共责任,则往往属于另外一个层面考虑的问题。换言之,如果这样的“安全辅导”、“安全服务”,幸好可以顺便改善一下加油站的安全状况,那也只属于误打误撞,而并非必然后果。

  因此,面对这样的评审乱象,有必要痛下决心,深化改革,割除弊端。一方面,可以考虑将类似安科院这样的机构完全推向市场,不得再从监管部门分享行政权力,更不能靠指定之类的行政许可获取利益,而是凭借其技术、科研等方面优势,真正在市场上建立权威地位。这样,也可避免其搞出“交铁公司”这样的影子公司。

  另一方面,有关部门也要从行政履责方面真正加强监管责任,不能仅仅搞什么事前评审,还要加大过程中的检查、抽查,以及事后的强力问责,只有强有力的监管,方才有可能切实维护公共安全。总之,应该以更严格的制度矫正时下乱象丛生的安全评审,让行政的归行政,让市场的归市场,不能含混模糊,更不能以收费替代监管。

(来源:法制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