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用艺术回应时代精神诉求
新闻来源:光明日报  2014-04-01 09:03:36

毛时安

原标题:用艺术回应时代精神诉求

  近日,由上影集团、浙江永乐等影视集团公司制作的电视连续剧《焦裕禄》在央视重播,看了后,笔者有一种旧友重逢的亲切,更有一种陌生、全新的精神感动。这种感动,不仅来自电视剧为焦裕禄谱写了一部编年史式的人生传记,使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伟大的人格力量逐渐的生长过程,有了许多我们不熟悉的与国家、民族、个人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颇具传奇色彩故事,有了历史的厚重感纵深度,从而更加的真实丰满。

  这种感动,更来自电视剧《焦裕禄》的叙事,始终怀着大地一般朴素的艺术风格。

  它的故事是朴素的。只有把全部的目光聚焦在焦裕禄身上,聚焦到他的工作和生活细节上,聚焦到他始终装着百姓疾苦的灵魂深处。给养牛的大娘送一包医治浮肿的草药,寒流来袭时关照大家生炉子取暖不要关窗。其生命最后时刻的辉煌,也仍然是忍着剧烈的肝痛,一点一点地解决着兰考大地农民吃饭、穿衣、烧柴、治病的生活琐事。而让每一个观众热泪盈眶的,也是他拖着病体走进120个村庄的朴素面容。这里没有半点的花里胡哨,没有大起大落的迭起悬念。

  它的语言是朴素的。没有豪言壮语,没有高谈阔论,没有标语口号,说的都是家常话、日常话,暖着人心头的话。严寒来临之际,他布置工作,不能冻死、饿死人,还有牲口,要一个村一个村看。他要求领导干部,“当班长,先下锄头”。演员的对白是朴素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就像在拉家常,没有一点颐指气使的官腔和故作高深的咬文嚼字。剧中焦裕禄面对百姓一声声的“娘”,老大娘拉着他叫“儿子”,没有任何的矫柔造作,真切地反映了党的好干部和人民群众之间血肉相连的感情。

  它的表演是朴素的。作为一个大牌明星,王洛勇不玩花活,不在焦裕禄身上放进任何多余的添加剂。在剧中,甚至不是王洛勇在演焦裕禄,他完全放弃了自己,甚至彻底放弃了自己学院式的优雅发音方式,代之以当地百姓认可的焦裕禄的“说话方式”。出色而本色,荧屏上呈现的是本色的焦裕禄。他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叱咤风云的动作。他就是像焦裕禄那样,在那个时代工作、生活,把一颗心交给百姓,交给大地。颜丙燕饰演的焦裕禄之妻,同样的朴素本色。将一个优秀基层干部的妻子,对丈夫理解支持和对他病体担忧的矛盾心理,展现得细腻入微感人肺腑。

  艺术的感动来自各种各样的表现形态。在笔者看来,朴素是一种最有力量的感动。哲学家席勒在《论素朴的诗和感伤的诗》中指出,诗人或者是自然,或者寻求自然。前者成为素朴的诗人,后者成为感伤的诗人。素朴的诗是生活的儿子,它引导我们回到生活中。焦裕禄是中国大地的儿子,他和他生活的兰考大地本身一样朴素无华。电视剧《焦裕禄》找到了与焦裕禄本人一样的艺术风格和样式。

  电视剧《焦裕禄》告诉人们一个朴素的真理,“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一个心里永远装着人民的人,人民也会永远把他装在心里。焦裕禄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尤其是共产党的干部看齐的精神标杆和理想情怀。电视剧《焦裕禄》的成功告诉我们,文艺作品要努力提高精神的品格和含量,要主动回应时代的精神诉求,为时代提供有艺术感染力能唤起我们内心力量的优秀文艺作品。要积极为广大受众提供思想解放奋发有为的精神“动力”,提供排除一切干扰诱惑坚定理想信念的“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