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贸易自由化与收入不平等关系
新闻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4-04-01 09:05:01
原标题:德国学者撰文审视贸易自由化与收入不平等关系


    过去一直有观点认为全球化与贸易自由化给发达国家劳动者,特别是低技能劳动者带来严重冲击。3月26日,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官网刊登该研究所高级研究人员塞巴斯蒂安·布劳恩(Sebastian Braun)及其同事的最新研究成果,该研究称全球化与贸易自由化带来严重冲击是一种错觉,政府可通过制定劳动技能培训政策保护本国劳动者利益,缓解收入不平等。同时各国政府不应将贸易自由化局限在某几个产业,这样非但不能起到对本国产业的保护作用,反而会削弱贸易自由化的积极成效。

  高技能劳动者更易出现不适应

  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一直被视作积极信号,经济学家通常强调破除贸易壁垒带来的收益。但公众往往担心全球化进程加速带来的收入不平等问题。“欧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2010年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60%的欧洲人认为全球化会加剧社会不平等。

  发达国家惧怕来自低劳动成本国家的冲击,并担心这种竞争会伤害本国低技能劳动者。布劳恩研究团队发现,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大多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的家庭可支配收入的确出现差距拉大现象,美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尤其明显。这一现象主要因工资分配变化所致,贸易壁垒消除使得各国更关注本国生产效率高的部门,注重出口型产业的发展,这使得出口型行业的从业者收入高于进口型行业从业者。

  布劳恩等人的分析显示,在这一过程中,其实进口型行业的高技能劳动者才是真正利益受损方,他们对贸易自由化环境的适应力更低,转换行业的代价高;而低技能劳动者在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更强,很容易转入其他行业。

  技能“再培训”向高技能者倾斜

  研究人员强调,目前贸易自由化带来的收入不均问题被过度夸大,这在于人们没有认识到劳动技能培训对未来发展的影响。

  布劳恩的研究认为,在短期内贸易自由化导致的收入不平等会达到一个峰值,但随后会出现平稳下降。因为出口型行业的不断扩张迫使这一领域的低技能劳动者不断提升自身技能与资质,导致高技能人才数量快速增加。同时也导致进口型行业的低技能劳动者向出口型行业转移。而随着出口行业的高技能劳动者增多,劳动报偿在增长至一定程度后会出现下降,一段时间过后,出口型和进口型行业的劳动报酬差距会逐渐缩小,并回到贸易自由化前的水平。从长期来看,贸易自由化带来的不是某一部门的劳动报偿提高,而是促进高技能劳动者的数量增加。

  这同时说明,制定良好的劳动技能培训政策不仅可以提高一个国家的人力资本储备,巩固优势产业,还可以抑制潜在的劳动收入报酬不均。从研究结果看,劳动力流动性对收入分配十分重要。而这一研究结果也为决策者提供了重要的政策导向——发达国家的劳动市场政策日后应更加注重为高技能劳动者提供“再培训”,让他们能够更自由地转换行业和生产部门。研究者强调,劳动培训补贴政策可以减少国家在贸易自由化中的损失,降低劳动报偿水平以及缓解收入不平等问题。

  研究人员还提出,过去认为将贸易自由化局限在部分行业领域可以保护本国一些竞争力弱的产业和劳动者,是一种错误的观点。贸易自由化积极成果的产出需要让所有劳动者从中受益,如果只进行部分贸易自由化将会导致全球商品生产量降低,同时使得收入分配不均现象更为严重。因此为获得长远利益,必须要促进并加快贸易全面自由化进程。(张尼/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