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政建设局原局长十年间敛财2亿换6个情妇(图)
新闻来源:潇湘晨报  2013-01-15 09:36:33

2012年12月10日,湖南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顾湘陵(左)和妻子吴利君接受庭审。图/通讯员李建辉

  在规划城市的同时,顾湘陵夫妇也用金钱规划着自己的人生,而这场审判必将改变他们的人生规划。一个副处级规划官员如何在十年间安然累积2亿家财?其妻转移5500余万元财产应如何认定?从起诉到判决,从检方的严重指控到法院的谨慎认定,他们的人生规划曲线似乎也是跌宕起伏。

  本报记者谭君 衡阳报道

  2012年12月24日,长沙市市政设施建设管理局(下称市政建设局)原局长顾湘陵被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他在长沙市规划设计院工作的妻子吴利君,因共同受贿,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顾湘陵于2011年7月因涉嫌违纪被双规,进入司法程序后,检方进行了106次审讯。一审法院经4天庭审,最终认定顾湘陵在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局长助理、副局长和长沙市市政建设局局长期间,受贿人民币1688万余元,马来西亚币2000元,另有来源不明巨额财产4700万元,犯罪总金额达6388万余元。

  目前,顾湘陵的上诉期已过。

  “六多”局长十年日均进账2万

  仿照“许三多”,顾湘陵的人生被衡阳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刘建成总结为“六多”。

  一、钱多。检方统计其家庭财产有1.15亿元。且房产价值还是按购买时算的,如按现价,再加上其投资公司、证券、股票的分红和增益,顾的家财超过2亿元。

  二、房子多,在北京、长沙共有16套房,其中北京有一套别墅,长沙有三套别墅。

  三、情人多,前后有6个情妇。

  四、行贿人多,顾自己交代有165家,几乎都是房地产老板,检方认定有50家左右。

  五、受贿次数多,单独收受他人贿赂333次,共1242万。此外,他还跟妻子、情妇、弟弟共同受贿。

  六、受贿方式多,有收现金、收股票、收干股或原始股、低价购买房子、合伙开公司进行分红,介绍设计业务给妻子受贿等。

  查办顾湘陵案时,刘建成很惊讶。“这个干部级别不高,权力大,犯罪金额大。”

  顾湘陵生于1963年,研究生毕业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系,原在长沙市建委工作,1998年12月进入长沙市规划局,任局长助理;2001年12月任长沙市规划局副局长,一直主管最核心的工程审批和项目报建工作;2010年9月,他升任长沙市市政建设局首任局长。

  检方认为,2005年到2009年,是顾湘陵受贿最集中、受贿金额最多的几年。刘建成算了一笔账,从顾湘陵当上规划局副局长到调离,这十年,顾平均每天进账2万元。

  刘建成认为,顾湘陵“过着一种纸醉金迷的生活。”这些年,很多房地产老板请他吃饭,不是特别好的关系,请不动他。他需要赶场子吃饭局。周末时,他带着情妇,由房地产老板作陪打高尔夫,国内各大城市的高尔夫球场都去过。“他打牌很大,1000块钱一个子。”

  庭审中,对于过去的腐败生活,顾湘陵没有反驳。但他显然不适应一年多来的牢狱生活。法庭播放了一段他接受审讯的录像,他猛烈地抽烟,长久地沉默,焦虑的神情像随时准备逃离,完全区别于此前的局长形象。

  另外,他虽有过情妇,但当妻子也被带上被告人席与他站在一起时,他体贴地为妻子打开椅子上的小木板,帮她调整话筒。

  “给钱就办事,不给钱就不办事”

  事发前,顾湘陵住在长沙市浏阳河风光带附近的一栋别墅。2003年,这一别墅小区初建,因占用公共绿地修建高尔夫球练习场,被规划部门查处。开发商找到顾湘陵,通过他的协调,这个练习场在未办理任何手续也未被处罚的情况下顺利建成。顾湘陵后来和亲戚在那里买下两套别墅。

  住别墅前,顾湘陵住在车站路某高档楼盘。再往前,他住单位宿舍。

  法院确认,车站路和圭塘河边的这两处房产,属于受贿性质的低价购房。这也是顾湘陵获得权力的象征。

  2004年上半年的一个晚上,在曙光路和人民路交会处,顾湘陵在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车上收受了一笔20万元的贿赂。2005年年初,在家门口,他又收受这名开发商比上次高一倍的现金贿赂,40万元。接下来这一年中,他又陆续收到这名开发商30万、40万的贿赂。法院确认,顾湘陵一共接受这名开发商贿赂130多万元。

  作为回报,在这名老板开发的市场的提质扩容改造中,顾湘陵先后在补办手续、取消绿地、减少退让、提高容积率、增加商业面积、增加建筑面积等方面提供了帮助。

  办案检察官介绍,顾湘陵的受贿方式很多,不单纯是人民币,有时还有美元、港币、新西兰币等。

  判决书中,多笔贿赂的收受是在赌场。有一次,顾湘陵在美国旅游,一名房产商在拉斯维加斯送给他1万美元。

  顾湘陵受贿金额最大的一次,是收受长沙本土一家房地产开发商送的5%干股。检察院指控该干股有428万元,法院判决认定为211万元。

  这名送干股的开发商在长沙开发了7个楼盘,法院认定顾湘陵为其中4个楼盘在加快项目审批进度、调整局部规划、确保中标等方面提供了帮助。

  承办此案的衡阳市检察院检察员邓开丁介绍,检方调查的多名房地产老板反映,“如果顾要他们办事,他们没办到,顾会记在心里。下一栋还要开发,只有巴结他。”

  顾湘陵一位规划界朋友认为,虽然不确定行贿者是不是在开脱,但顾湘陵的行为“确实猖狂了一点”,他是“给钱就办事,不给钱就不办事”。

  一审法院最终认定顾湘陵受贿人民币1688万余元,马来西亚币2000元。这比检方指控的少了400多万元。

  利用隐性权力,妻子获得设计业务

  顾湘陵另一种不那么“猖狂”的受贿方式,曾给衡阳检察院办案带来困惑。

  那就是,他的设计师妻子吴利君,利用他的隐性权力获得的设计业务。

  吴利君1987年毕业于同济大学,进入长沙市规划设计院当设计师,该院改制后,她升任院长助理、股东。一位长沙市规划设计院员工介绍,吴利君“身体不是很好,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很少来上班,但每年能给设计院拉来几百万的业务。”

  2002年3月,吴利君与另外两名同事一起承包了一个建筑设计院的设计室。两年之后,因承接对资质要求更高的业务,三人改承包另一个设计所。

  检方指控,吴利君利用顾湘陵职务之便,为自己的公司获得设计业务。顾湘陵对在妻子的公司做业务的房地产项目进行关照、帮忙,所以二人构成共同受贿罪。

  根据起诉书,大多数时候,是开发商得知吴利君做设计后,“主动”请她帮忙设计。有时则是顾湘陵带吴利君一起参加某个饭局,席间他向开发商介绍,他妻子是搞设计的。

  一次,一个楼盘的项目最初规划方案在长沙市规划局审批时未获通过,后来开发商把设计业务转给吴利君。最后,该项目在提高容积率等方面得到顾湘陵关照。

  “很明显,吴利君通过顾湘陵很容易获得了设计业务,但我们只认定了18笔。”案件公诉人、衡阳市检察院公诉局局长蔡艺说。“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知道这种情况,没有丈夫的职务,业务不会给妻子做。但从法律对证据的要求上,就不能定罪。”

  规划设计界一位匿名人士认为,设计院利用关系获得业务并不鲜见,但顾湘陵这种方式,“太直接了一点,直接到他老婆都在这里干活。理论上他应该回避,她不应该做这一行。”

  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检方共指控了18笔。一审法院最终认定吴利君公司的2笔业务来自于顾湘陵的职权。法院还认定吴利君收受一对情侣手表,构成共同受贿罪。

  “保险箱又放不下了,就又去存银行”

  吴利君是顾湘陵第二任妻子。办案人员介绍,为让顾湘陵与前妻顺利离婚,她从私房钱中拿出3万补偿其前妻。

  据顾湘陵一位朋友介绍,顾的前妻是他大学同学,婚后生有一女。吴利君当时在长沙市规划设计院工作。有一次,她被借调到长沙市建委短暂工作,与当时还只是建委一个科长的顾相识。

  邓开丁了解到吴利君“不简单”。吴利君生于1964年,1983年参加全国高考,位列湖南省前60名,考的是同济大学,学的给排水专业,回来后觉得专业冷门,马上到湖南大学读了建筑学在职研究生。

  吴利君读大学时就初展经济头脑。当时她发现上海的衣服比长沙便宜,暑假便从上海带衣服回长沙卖。毕业后分到长沙市规划设计院,自己在外面还揽业务。1990年代别人炒黄金,她也炒黄金,别人炒外汇,她也炒外汇。

  两人结婚时约定,钱全部归吴利君管。

  除大宗受贿,过年过节时,顾湘陵出去吃一次饭就可以收到十几个红包、信封,这些钱很快填满了家里的保险柜。“有二三十万以后,就拿去银行存起来,过段时间又放不下了,又拿去存起来。”刘建成说。

  2005年,为逃避计划生育,吴利君去新西兰生第二个孩子,之后一年多,她带着孩子住在北京。

  吴利君在北京时,仍能遥控指挥长沙,顾湘陵两个星期去一趟北京,周五晚上去周日晚上回。每次从长沙的家里带钱去北京存,最多一次带了8万。检方认为,近几年,顾湘陵有把财产从长沙转移至北京的趋势。

  吴利君善于理财。不同账户的钱,被她根据不同的投资理念,分成稳定型、风险型,分别买股票、基金,投资等。她甚至雇人炒股。

  吴利君先后用双方父母、司机、保姆、亲戚等七八个名字在银行开户。她还在香港汇丰银行开户存钱。

  检方指控,吴利君一共将5500余万元存入他人名下和境外银行,是掩饰、隐瞒顾湘陵的受贿所得和受贿所得收益,减少夫妻名下的家庭财产数额,因此她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一审法院认定吴利君5500余万元转移财产的事实,但认为顾湘陵给吴利君钱时,并没有告知这是他受贿所得,所以吴利君不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她竭力追逐金钱,但买只鸡能吃三四天

  当一个进行权钱交易的丈夫遇到一个有经济头脑的妻子,积累了价值2亿的家产,检察机关再次犯难了。

  顾湘陵被宣判的另一个罪名,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曾让检方遭遇挑战。“他的家庭收入中,既有非法收入,又有合法收入,还有灰色收入,当各色收入融为一体进行合法投资,投资获取的利益,其非法所得部分如何区分?整个捆在一起的。”蔡艺说。

  法院认定顾湘陵夫妇拥有的家庭财产总额有1.1亿,能够说明来源的财产6262万。其中房产16套,总价2022万;夫妇二人自1999年至2011年案发时,工资、投资、租金、设计业务等收入合计3864万。其中,当规划局官员这十年,顾湘陵的工资、奖金、福利收入是91万,吴利君是60万。

  如果不被查,顾湘陵夫妇享受的是很美好的生活。从判决书可以看出,他们俩吃饭办酒有人埋单,小孩出国有人送钱,出去旅游有人接待,在家里有保姆伺候。

  一审法院认定顾湘陵夫妇有4770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由此,顾湘陵的犯罪总金额达到6388万元。

  当他的一名老乡得知他被判刑后,显得很沉重,“他待人挺好的,我只是没想到他贪了这么多。”

  邓开丁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吴利君,诧异于她的普通。此前他在案卷中看到的吴利君,是一个对金钱竭力追逐的人。1992年,住在长沙西长街的她,曾动员隔壁一个无依无靠的老大爷以几千元的价格将旧房子卖给她。后来这里拆迁建成了楼房,用以出租。在北京,她买房、炒房。而且她记忆力惊人,“如此多的财产,分别在哪,她全部能记得起来。她回忆的账目,跟后来查证的没区别。”

  在看守所,家人送钱去,但吴利君没怎么花。她不买吃的,人家吃什么她吃什么。吴利君的家人还说,她生活比较节俭,买只鸡放在家里,可以吃三四天。她的家庭看起来也很普通。她曾用母亲的身份证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但她父母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他们租住在一套月租774元的房子里。过年过节,吴利君给自己的父母5000元,给顾湘陵的父母2000元。

  吴利君的第一台车是富康,当上院长助理后,用院里的补贴买了一台中档日系车,富康就卖给了设计院。

  邓开丁一直不明白吴利君赚钱的目的。后来在阅卷中,他读到了一句话。

  吴利君生下第一个孩子时,去邻居家玩。当时别人说某某家很有钱,已经有30万了。“其实那时我比他家钱多多了,有70万了。”邓开丁说,他对这句话印象深刻,他想,她“大约是在跟别人比谁钱多吧。”

  而一位与顾湘陵相识二十多年的规划设计界朋友说,顾湘陵“为人其实挺义道的,说要帮的忙一定会帮,没有利益关系的朋友去他家,他会拿出家里最好的酒。”不过这位匿名朋友也表示,不明白他“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情妇牵出腐败,同事宣读他的违纪书

  当上规划局副局长后,顾湘陵下一个目标应该是正处级干部。

  顾湘陵一位朋友说,“顾喜欢出风头,喜欢别人陪他到处去玩,打高尔夫球,他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很过瘾的样子。”

  顾湘陵是永州人,在岳阳某农场长大,父亲是作为县级干部的农场场长。他弟弟原来教书,后离职来长沙做工程。邓开丁介绍,父亲希望顾湘陵能够成为正处级干部。

  吴利君在北京时,充当过顾湘陵的“驻京办主任”。在北京,吴利君开一台雷克萨斯,多次为顾湘陵活动,“他希望当官,钱对他已经没有意义。”邓开丁说。

  2010年,长沙设置市政建设局,他成为该局局长。

  2011年年初,在湖南省纪委调查的一起案件中,一名房地产开发商为立功,供出其给顾湘陵的情人近40万业务费。纪检部门进行初查后证实了这一情况,顾湘陵案开始暴露。

  有意思的是,据顾湘陵供述,他直到被调查时才知道情人收受了近40万的贿赂,他以为只有20万。实际上,有几次情人都没告诉他真实的受贿数字,“怕数额大被他责骂”,李姓情人供述。

  顾湘陵对这位李姓情人出手大方。两人2007年3月相识于一家酒店,4月底,顾湘陵就带她旅游,并给1万多现金让她购物。2009年2月,这位情人要结婚了,顾湘陵又带她去上海、昆明、内蒙古等地旅游,每次都给1万多。他总共给了她15万现金,1.7万购物卡,1.6万的LV手表和2000元的手机,还送过她1颗黄色透明的石头状项链。

  顾湘陵交代,他先后有6个情妇。有房地产推销员、个体户、项目报建员、钢管舞女等。当办案人员将这一情况告诉吴利君时,她很惊讶,“啊,这么多。”

  顾湘陵被调查前,进行了一些反侦查举动。如找到曾向他行贿的开发商,退还了部分贿金、进行串供,又转移部分赃款。

  风潮涌动的表面,他继续做他的市政建设局局长。2011年7月3日,他接受媒体采访,谈二环线的整体改造,并承诺在7月15日前缓解市政施工对市民生活影响。

  但是,2011年7月11日,他就被省纪委双规了。

  “在反调查方面,他没找到门路。”刘建成说,“他天真地以为,通过疏通关系就能逃避追查。”

  2011年7月18日,长沙市市政建设局召开局务会,顾湘陵局长当然不在场,他的同事、局纪检组长,宣读了省纪委对他违纪问题的两个文件后,很快谈论别的工作事项。

  2011年8月24日,顾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2012年12月24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布,顾湘陵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吴利君犯共同受贿罪,判刑二年,缓刑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