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全国人大第一位女发言人(组图)
新闻来源:重庆日报  2013-03-05 09:36:50

 2013年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言人傅莹在回答记者提问。 本版图片均由新华社发

2004年 6月21日,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傅莹在堪培拉查看澳大利亚政府向中国政府归还的查缴非法进口珍贵古生物化石。
  2004年
6月21日,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傅莹在堪培拉查看澳大利亚政府向中国政府归还的查缴非法进口珍贵古生物化石。
2007年 6月12日,中国新任驻英国大使傅莹向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递交国书后,乘坐传统的英国王室马车离开白金汉宫。
   2007年
6月12日,中国新任驻英国大使傅莹向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递交国书后,乘坐传统的英国王室马车离开白金汉宫。
2008年 4月6日,在圣火传递起点温布利体育场,中国驻英国大使傅莹与两名护火手合影。
2008年
4月6日,在圣火传递起点温布利体育场,中国驻英国大使傅莹与两名护火手合影。

2011年 3月25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出席比利时布鲁塞尔论坛以“中国崛起”为议题的高峰讨论。
   2011年
3月25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出席比利时布鲁塞尔论坛以“中国崛起”为议题的高峰讨论。


 
  据新华社北京3月4日新媒体专电 (记者
周劼人)4日上午11时许,随着几声“来了来了”的低语,全国人大第一位女发言人傅莹走入会场。

  还未走到发言台后,她便轻轻在身侧抬起右手,颔首微笑向记者问好。引来一片掌声后,她又再次微抬双手向媒体席挥手致意。宝蓝色翻领上衣、黑色串珠项链、亚光金属细边眼镜,傅莹一亮相,高雅时尚的气质和迷人的微笑就让“咔咔”的快门声几十秒不息。

  道歉

  新手要找到路不太容易

  “欢迎大家采访这次大会……刚才来得稍微晚了一点,因为从大会那边过来,大会堂路径比较曲折,我这个新手要找到路也不那么容易,抱歉。”一句轻声细语的道歉,引得第二排一位澳洲新快报记者连声自语:“哟,像隔壁家阿姨一样亲切诶。”

  亲切不仅来自甜美的笑容与温和的声音。

  当《经济日报》的一位女记者就“如何加强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审查和监督”发问时,长期从事外交工作的傅莹坦言:“全口径预算决算的概念,我也是刚刚学习了解的。”她还耐心地为其他记者解释起了这个概念:“也就是说,要把政府花的每一笔钱都纳入监督。”

  沟通

  我们可以探讨一下

  即使需要看着资料回答问题,傅莹也不忘时常抬头,与各个方向的记者用目光和笑容交流。

  “我的感受是……”“我们可以探讨一下……”

  在1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中,傅莹频频使用这样充满个人化的表达,从自己的感受、自己生活中的小事出发,让发布会增添了几分“私人沟通”的色彩。

  雾霾

  我家也有两个口罩,女儿一个我一个

  在回答《人民日报》记者有关环境保护的问题时,傅莹笑称自己家也有两个口罩,“我女儿一个,我一个”。当发布会临近尾声,记者们纷纷要求“再增加一个提问机会”时,她把机会留给了一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记者,因为“我想请一位老朋友提问,我们好久没见了。希望你的问题客气一点。”

  “咄咄逼人”

  中国记者都笑了

  傅莹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部,30余载一直从事外交工作,从使馆随员、翻译一直到驻外大使、外交部副部长,有丰富的处理外交突发事件和与媒体打交道的经验。因此,在回应外国记者的提问,特别是与外交、周边关系有关的问题时,她显得得心应手。

  一位日本共同社记者用不太标准的中文提问,怎样缓和与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国家的摩擦,“中国外交是否会更加咄咄逼人”。听到“咄咄逼人”四个字,在场的中国记者笑声一片。

  “你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注意到中国记者都笑了吗?”傅莹通过反问,告诉日本记者,他会在中国听到完全不同的声音。

  接着,傅莹这样回答:“中国希望通过对话、磋商解决分歧和矛盾……一个巴掌拍不响,要双方都有这样的意愿才行,如果对方选择强硬的举措,选择背弃共识的做法,那么中国还有一句话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军费

  中国理应保卫自己的安全

  虽然亲切语调和笑容都不曾改变,也一直用柔和的目光与日本记者进行交流,但从“柔中带刚”的回应里可以看出,在捍卫中国主权和国家利益时,傅莹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强硬。

  “军费的问题……似乎是人大新闻发布会的必答题。”面对来自路透社记者有关国防军费数额和用途的提问,傅莹从更全面的角度回应称,像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不能保卫自己的安全,对世界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网民们对傅莹发言人首秀的评价,用得最多的词语便是“有理有节”“语气和缓”“有智慧”“小清新”风格。

  傅莹

  傅莹出生在内蒙古,1973年进入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学习;1978年从事外交工作后,曾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做过翻译,陪同领导人出访、参加重要会议等。

  这位年届60的蒙古族女性在她35年的外交生涯中表现不俗

  1998年,傅莹出任中国驻菲律宾大使,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女大使之一。

  6年后,傅莹出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这在当时中国女性出使国主要集中在亚非中小国家或北欧国家的背景下,被认为是中国外交史上的“重大突破”。

  2008年,傅莹出任中国驻英国大使。

  2009年,傅莹升任外交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