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新华视点:“铁老大”一拆能否解三难?
新闻来源:新华社  2013-03-21 10:16:02

    随着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正式挂牌成立,“别了铁道部,别了低票价”这则微博引起了很多人关注。有关市场化的措施和言论引起了热大代表和社会对火车票价会否涨价的猜想:市场化是否等于涨价?市场化将为铁路服务带来哪些变化?铁路民生将如何保障?


   承继2.6万亿元债务,市场化是否意味涨价?


    原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在两会期间表示,铁路的平均票价是偏低的,火车票价今后要按照市场规律、企业化经营。由此,有关“市场化等于涨价”的担心日渐升温。

    铁路票价到底低不低?认为铁路票价低的一个主要依据是,铁路基础运价从1995年以来一直没涨过。

    多位人大代表关注到,虽然铁路基础运价十多年没调,但随着高铁动车大量开通、部分普通列车停运,整体票价水平已呈“结构性上涨”。

    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承继了原铁道部高达2.6万亿元的债务,有人主张通过提高票价来帮助还债。发改委一位研究人士认为,“客运只占铁路总收入的30%左右,涨价对还债帮助不大,影响却很大,所以铁路在票价问题上会保持谨慎。”

    “铁路市场化改革,和涨价不能画等号,而应根据市场需求进行浮动,形成一个更加灵活的票价体系。”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说。

    他观察到,春运高峰时,铁路一天旅客发送量超过700万人,但到了大年初一,不到300万。“淡季时候,可否打五六折来吸引旅客乘火车出行呢?虽然票价降了,只要上座率有保证,铁路并不吃亏。”

    铁路专家、同济大学教授孙章说,铁路票价涉及旅客和企业两方面的利益,一要执行听证制度。随着高铁网络逐渐成形,经营数据得到积累,应在公开、透明的基础上,对其价格进行听证。二要严控铁路建设中的浪费行为,挤掉成本水分。很多高铁在票价不低的情况下仍然年年亏损,原因是成本太高。中西部一些城市,没必要一律建时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铁,快铁、客货混跑可能更符合实际需求。

 

 政企分开,如何防止“拿公益说事要补贴”

    随着铁路“政企分开”,开始按市场规律搞经营,不少人担心,铁路的公益性服务力度会因此减弱。

    全国人大代表杨建忠认为,铁路改革的一大难点就是如何找准平衡点。经营性和公益性混在一起的时候,铁路自身有很多烦恼。搞公益性服务,大家说你效率低、负债高,浪费纳税人的钱。搞经营性服务,大家说你只顾着挣钱,不考虑民生感受。

    国务院在有关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批复中明确,将建立铁路公益性运输补贴机制。对于铁路承担的学生、伤残军人、涉农物资等公益性运输任务,以及青藏线、南疆线等有关公益性铁路的经营亏损,研究建立铁路公益性运输补贴机制,研究采取财政补贴等方式,对铁路公益性运输亏损给予适当补偿。

    这样的政府补贴机制在有的地方也已实行。上海金山铁路通过政府购买部分服务的方式,最低票价3元,全程票价10元,较铁路规定票价6—17元的水平优惠近50%。

    由于我国铁路网并没有完全建成,如何确保全国各地居民享有平等的铁路服务,也是公益性必须考虑的问题。孙章教授说,可以在未来的铁路建设中,通过低息贷款或财政专项来支持老少边穷地区的铁路建设。

    然而,一些代表也担心,铁路公司未来“一要涨价就拿市场说事,一要补贴就公益在前”。为此,全国人大代表张育彪建议,在未来国家铁路总公司章程中应明确哪些服务为公益性运输,并明确补贴标准,每年有关补贴应向社会公开。

 

 票务销售:“独家专营”能否放开?

    虽然铁道部拆分为国家铁路局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但铁路的实际经营者,仍然只有一家。铁路经营的“一统天下”,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火车票网上订票的“独家专营”,这也是旅客反映较为强烈的问题。

    去年,携程、京东等电商网站曾试水火车票网购业务,但铁路部门随即表态,12306是火车票的唯一直销网站,未授权其他网站开展火车票发售业务。电商的火车票网购业务也就随之停止。

    值得关注的是,携程网近日又重启了火车票网络预订业务,这被业界视作一个试探性的举动。

    记者体验后发现,商业网站的火车票预订,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网购”,而是“代购”,最终还需要到铁路部门买票,才能完成整个交易。随着铁路总公司的挂牌,此举会否打开票务销售的“铁板一块”值得期待。

    一边是“一票难求”,一边是“空座不少”,曾因票务信息不对称导致的尴尬,既反映了“独家专营”的弊端,也造成了运力的浪费。对此,一些人大代表认为,铁路政企分开后,票务销售和服务也应引入市场机制,让旅客有更多便捷的选择。

    “如果铁路能够转向开放、共赢的理念,很多事情在技术上完全不是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陈舒说,随着高铁的陆续建成,运能大量释放,希望高峰时12306登录困难等问题有所改变。